伊朗出动军队埋葬新冠肺炎死者
来源:伊朗出动军队埋葬新冠肺炎死者发稿时间:2020-04-02 08:13:51


爸爸连续几天到酒店外看徐蔓宁

在德国读书的第二个学期,刚开学一个月,我便订好了2月下旬回国的机票。从那时起,每一天都期盼着和家人团聚,见一见在国内各地的朋友。谁知,一切计划都被这场疫情打乱。

截至目前,天津现有疑似病例83例,累计排查密切接触者3008人,尚有371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。(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)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4月1日表示,过去5周,确诊病例接近爆发性增长,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都报告了确诊病例。在未来几天内,确诊病例将超过100万,死亡病例将超过5万。新冠肺炎成人类面临的第一个冠状病毒大流行。

没想到,这些防疫用品居然自己先用上了。1月28日,德国发现了首例确诊患者,不久,多个往来中国的航班被取消了,我的航班也在其中。

曾光预测,“新冠肺炎下一步可能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形成高潮,更需要联合国、世界卫生组织,以及其它国家的帮助。”

按照计划,5月份我将回德国继续上学,无论疫情能否得到控制,我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路上也会做好防护,回去自我隔离14天。

见到同胞:我终于不是异类了

回到酒店,我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。医生在我的房间里备好了一个医用外科口罩、矿泉水和水银温度计。隔离人员与医护人员有统一的微信群,每天在群里登记两次体温,三餐都由医生护士送到房间门口。

疫情发生后,没有人戴口罩。德国人普遍认为,健康人是不需要戴口罩的,只有患病的人才需要佩戴口罩。虽然无人佩戴,但在2月的德国,药店里也仍旧买不到口罩,价格也一直在涨,直至2月底意大利疫情暴发,亚马逊上口罩的价格已经翻了十倍。

曾光提醒,“第一阶段防治成功,只是阶段性胜利,现在是处于外防输入,内防反弹的阶段。我们还要跟其他国家站在一起共同战斗,保护自己,帮助别人。同时,保持早期发现早期控制的能力,预防下次大流行。”